避雨奇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久草免费福利资源站在线观看_久草免赞视频在线观看_久草热8精品视频在线观看

  助人為樂

  晚上十點多,金瑜在外面做完兼職,便朝公共車站走去,不想一場大雨突然瓢潑而至。她忘瞭帶雨傘,隻好跑進一棟廢棄的大樓裡避雨。

  金瑜找瞭面背風的墻,靠著墻站著。可她才站瞭一會兒,就感覺到那面墻“噝噝”地冒著寒氣,直往後背鉆。她打瞭一個冷戰,從墻上挪開背。這時,突然有什麼東西抓住瞭她的雙肩。她扭頭一看,發現抓住她的竟然是一雙青白色的手。

  金瑜嚇得大叫一聲,身體一轉,甩掉瞭那雙手。她跌跌撞撞地跑瞭幾步,被地上的石頭絆倒,一屁股跌坐在地。她轉頭去看那面墻,見那雙手在空中不停地揮舞,那面墻則像波浪一樣不斷地起伏著。緊接著,墻皮“噼裡啪啦”地爆裂開來,一個長相恐怖的鬼慢慢地從墻裡鉆瞭出來。

  那個鬼的五官裡插滿瞭鐵絲,黏稠的血糊住瞭整張臉。白色的蛆蟲在臉上爬來爬去,既惡心又疹人。

  金瑜嚇得嘴巴大張,一點兒一點兒地向後挪動著身體。

  那個鬼從墻裡鉆出來後,就將插在它嘴裡的鐵絲一把拔瞭出來。被拔出來的鐵絲帶出來一大截腸子,那個鬼抓住腸子使勁兒地往外拽,迅速地將一堆內臟扯出來扔在瞭地上。

  見此情景,金瑜忍不住“哇”地一聲吐瞭起來。

  “唉,找瞭這麼久,終於找到瞭一個年輕姑娘。嗨,美女,你知道我找你幹什麼嗎?你一定不知道。這件事說來話長,你聽我慢慢講給你聽哦。”那個鬼也不等金瑜回應,就自顧自地講瞭起來:

  我叫席來,生前是一名在校大學生,很是熱心腸,總是助人為樂。比如,我常常幫同學打水、買東西,扶老奶奶過馬路,幫助迷路的小朋友找到傢等等。我做過的好事真是數不勝數。

  有一天晚上,我在外面吃完宵夜回學校,經過這棟大樓時聽見瞭哭聲。我走進樓裡一看,發現一個女生蜷縮在墻角哭。

  我走過去拍瞭拍那個女生的肩膀,問她需不需要幫忙。

  那個女生似乎被我嚇瞭一跳,抬頭驚恐地看著我。可能見我樣子和善不像壞人,她這才抹瞭一把眼淚,問我:“你真的願意幫我?”

  “當然,助人為快樂之本嘛,我非常願意。”我說。

  女生聽瞭我的話,站起來湊近我的耳朵,神神秘秘地說:“那你願意替我被它折磨嗎?”

  我不知道女生的話是什麼意思,愣瞭一下。這時,那個女生突然發瘋般大叫起來,在樓裡四處亂竄,好像想擺脫什麼東西。她跑瞭幾圈後停瞭下來,開始拿腦袋不停地往墻上撞,一下、兩下、三下……女生的頭撞破瞭,鮮血柒紅瞭那面墻,可她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  我看女生再撞下去小命可就要丟瞭,就跑過去拉住她勸她停下來。結果她一把甩開我的手,張開雙臂就朝墻上一根露出來的鋼筋撞瞭過去。那根鋼筋又央又利,“撲噗”一下就穿透瞭女生的胸口。我以為那一下女生肯定死翹翹瞭,沒想到她又迅速地往後退,身體離開那根鋼筋幾步遠的地方,又張開雙臂沖過去朝那根鋼筋上撞……如此反復幾十次,女生才掛在鋼筋上,頭一歪斷瞭氣。

  那情景將我嚇壞瞭,我顧不得那麼多,轉身就跑瞭。

  我本以為事情會這樣結束,可誰承想,我回去後不久,那個女生竟然變成鬼來找我瞭。它對我說:“你不是以助人為樂嗎?那你下來幫幫我吧!”它說完就抓著我,將細鐵絲一根一根地往我的五官裡插瞭進去……

  席來說到這兒,突然停瞭下來。

  金瑜等瞭半天沒聽到下文,壯著膽子對席來說:“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,但我還是不明白你找我幹什麼?”

  席來聽瞭,“咯咯”地怪笑幾聲,然後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說:“耐心,耐心。你很快就會知道,因為它回來瞭!”

  席來的話音剛落,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在樓道裡響瞭起來:“席來,席來……”

  求救

  接著,一陣陰風在樓道裡刮瞭出來。隨即,一個長發飄飄的女鬼在陰風中出現瞭。那個女鬼的五官極度扭曲,似乎生前曾受過痛苦的折磨。它胸口佈滿瞭密密麻麻的血洞,就像是蜂巢。

  “你、你難道就是害死席來的那個女鬼?”金瑜嚇得倒抽瞭一口涼氣。

  “什麼叫我害死席來的?請註意你的用詞!”女鬼不高興地說,“席來不是以助人為樂嗎?我為瞭讓他的優點得以發揚光大,所以才找他下來幫助我嘛。”

  “哼,狡辯!”席來冷哼瞭一聲說。

  “哎呀,我也是情非得已嘛,誰讓我被鬼纏上瞭呢。”女鬼說到這兒,抽抽泣泣地講起瞭她的悲慘遭遇:

  我叫薛美,生前也是在校大學生。那天傍晚,我到這棟廢棄大樓對面的湖心公園散步。我散瞭一會兒步,有點兒累瞭,便找瞭一塊大石頭坐下來休息。沒多久,便走來一對吵吵鬧鬧的小情侶。他們越吵越激烈,最後,那個男生竟然動手打起瞭那個女生。

  那個女生大聲嚷嚷著說:“你打吧,有種你打死我。你若不敢打死我,你就是孬種,你們全傢都是孬種!”

  那個男生氣瘋瞭,一把將那個女生按到地上,騎在女生的身上,對著女生的臉左右開弓。女生被打得鼻口噴血,他邊打邊問:“還要不要打?還要不要打?”

  沒想到女生的脾氣也真倔強,臉都被打腫瞭,還是不服軟,口齒不清地說:“打,你打……”

  再打下去,男生說不定會將女生活活打死。於是,我鼓起勇氣上前去拉那個男生的手,勸他停下來。

  沒想到那個女生趁此機會,摸到一塊石頭,狠狠地朝男生的頭砸瞭過來。

  那個男生慘叫一聲倒在地上,女生一骨碌從地上爬瞭起來,騎到男生的身上,舉著石頭朝男生的頭上、臉上狠狠地砸,邊砸邊說:“砸死你,砸死你……”

  我哪見過這場面,當時嚇得整個人都傻瞭。很快,那個男生就倒在血泊之中不動瞭。接著,那個女生拿著沾滿鮮血的石頭,一臉陰沉地朝我走瞭過來。

  我嚇得一激靈回過神來,拔腿就跑。那個女生沒有追上我,我平安地回到瞭學校。可好景不長,那個死去的男生竟然變成鬼找上瞭我。大概他怨我當時沒有救他,所以抓住我,往死裡折磨我。

  我滿世界逃竄,最後跑到這棟大樓裡,結果遇到瞭席來。我正想遊說席來幫我,結果那個男鬼就追上來瞭。它揪住我的頭發就往墻上撞,後來又拉著我一下一下地往尖利的鋼筋上撞。我就這樣被活生生地折磨死瞭。

  沒想到我死後變成鬼,那個男鬼還是揪著我不放。我隻好將席來弄死,讓席來下來保護我。

  但是,那個男鬼還是時不時地找上門來糾纏我們,讓我們不勝其煩。我便尋思找個女孩獻給那個鬼,它有瞭新的折磨目標,也許就不會再來煩我們瞭。

  “我們等瞭這麼久,終於等來瞭你這個倒黴鬼!”薛美陰森森地說道,隨即便招呼席來朝金瑜撲瞭過去……

  林展

  席來和薛美像抬屍體一樣抬著金瑜從大樓裡走瞭出來。這時雨已經停瞭,夜風嗚咽著,像是在為金瑜唱著葬歌。

  席來和薛美將金瑜抬到湖心公園,扔到一塊大石頭前,就急匆匆地離開瞭。

  金瑜一骨碌爬瞭起來,拔腿就逃,誰知卻撞上瞭一堵軟軟的肉墻。她心驚膽戰地抬頭一看,見那個“人”腦袋破裂,腦漿直流,臉上也是血肉模糊,已經分辨不出五官瞭。

  這難道就是薛美說的那個被砸死的男鬼?

  金瑜嚇得不停地後退。這時,那個男鬼抓住金瑜,將她舉起來就要朝大石頭上摔去。

  金瑜急得大喊:“不要,你不要再使用暴力瞭。暴力已經使你的女朋友變成瞭殺人犯,讓你變成瞭惡鬼,你和你女朋友的人生都被你的暴力毀瞭,覺悟吧!”

  男鬼聽瞭金瑜的話,動作僵在瞭半空。過瞭一會兒,男鬼竟然號啕大哭起來,邊哭邊說:“都怪我,都怪我,是我不相信小漫,才落得如此下場!”

  金瑜一看男鬼對自己的話有所觸動,趕緊接著說:“你能說說你和你女朋友之間的事情嗎?”

  男鬼聽瞭,先是沉默瞭一會兒,然後絮絮叨叨地講瞭起來:

  我叫林展,我女朋友叫路漫,生前我們是同一所大學同一個系但不同年級的學生。小漫是個溫柔、聰明的女生,而我則是個暴脾氣。每次我們倆吵架,小漫總有辦法化解我的怒氣,讓我變成繞指柔。

  我和小漫在外面租房子住,過著恩愛無比的生活。可好景不長,小漫不知為何性情大變。她白天很正常,夜裡卻會跑到大街上四處遊蕩。每次小漫跑出去的時候,我都想將她抓回屋裡睡覺。奇怪的是,我竟然沒有一次能抓住她。

  我隻好等小漫白天回來的時候問她夜裡出去幹瞭什麼,可小漫卻一臉茫然地說她不記得自己夜裡出去過。於是,我便等小漫再次夜遊的時候,拿手機將過程拍瞭下來。可第二天,當我拿拍下的視頻去給小漫看的時候,那些視頻卻變成瞭一片雪花。

  這件事困擾我和小漫很久,直到那天晚上,我帶著小漫到湖心公園裡的桃樹林裡散步。走著走著,小漫突然對我說,她想起來這些天夜裡出去的事,也知道原因瞭——她被一個鬼上身瞭。

  我一開始不相信,認為小漫得病瞭,要帶她去看醫生。我們就這樣吵瞭起來,以致後來釀成瞭大禍。

  我死後變成鬼,去找小漫,向小漫認錯。可小漫在殺瞭我之後,回去不久也自殺瞭。死後的小漫不肯原諒我,我傷心之下,才將怨氣發泄在瞭薛美的身上。

  林展說到這兒,突然變得暴躁起來,大吼著說:“為什麼,為什麼小漫不肯原諒我?”

  金瑜怕林展瘋狂起來折磨自己,眼珠轉瞭轉說:“你先別生氣,這樣,不如你帶我去見小漫,我來幫你和小漫重歸於好,如何?”

  “你真的能做到嗎?”聽瞭金瑜的話,林展果然平靜下來,半信半疑地問。

  “你放心,我是女生,最懂得女生的心思瞭,你盡管帶我去見小漫就是瞭。”金瑜硬著頭皮說。

  路漫

  金瑜隨著林展見到瞭路漫。

  路漫的脖子被擰斷瞭,腦袋歪在一邊,眼睛被剜去瞭眼珠子,隻剩下兩個流著黑水的空洞。它的下巴也被殘忍地掰掉瞭,隻有一層薄薄的皮連在脖子上,血淋淋的十分疹人。

  “你、你不是自殺的嗎,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?”金瑜吃驚地說道。

  “我不是自殺的,我是被那個鬼害死的!”路漫惡狠狠地瞪瞭金瑜一眼,講起瞭她遇鬼的經過:

  那天晚上,花好月圓,清風送爽。我約阿展去看電影,可阿展剛好有事不能去。我無聊之下,便自己去瞭電影院。

  當我來到電影院門口時,一個坐在地上、臟兮兮的乞丐突然抓住我的腳踝向我要錢。我原本是想拿一塊錢打發那個乞丐的,誰知找遍瞭錢包,才發現根本沒有零錢,錢包裡就隻剩下兩張百元大鈔。

  我還是個學生,收入不高,怎麼舍得拿一百塊錢給他呢?

  於是,我抬腳就要走,誰知那個乞丐卻死死抓著我的腳踝不放。

  我急得抬起另一隻腳朝他的身上踢去,競踢得它從臺階上滾瞭下去。臺階下的馬路上剛好有一個下水道的蓋子不見瞭,結果那個乞丐就掉進瞭那口井裡。

  我嚇壞瞭,電影也顧不上看就溜之大吉瞭。

  我回去後,對誰都不敢提那件事,包括林展。我每天都過得提心吊膽,就怕東窗事發。

  果然,過瞭一段時間,那個乞丐找上瞭我。它的腦袋摔破瞭,身體被下水道的老鼠啃得支離破碎。我這才知道,它已經死瞭,是一個鬼。它什麼也沒說,就一下子鉆進瞭我的身體裡。白天它就在我的體內蟄伏、休養生息,晚上才會蘇醒過來,頂著我的身體出去四處遊蕩。它迷惑瞭我,使我忘記瞭被鬼上身這件事。

  直到那天晚上,我和阿展在湖心公園的桃樹林裡散步,那個乞丐受不瞭桃樹林裡的陽氣,從我的身體裡跑出去瞭。清醒過來的我這才知道瞭一切,立即跟阿展說出瞭我夜晚遊蕩的真相,可沒想到阿展競然不相信我。

  我當時氣暈瞭,就嚷嚷著說:“既然你不相信我,那我就證明給你看。我去找那個乞丐出來,讓它再上我的身。”

  於是,我便從桃樹林裡跑瞭出去,在公園裡到處找那個乞丐。後來,我在湖邊遇上瞭那個乞丐,那個乞丐重新上瞭我的身。

  這時,林展追瞭上來,大罵我是個丟人現眼的神經病。被鬼附身的我和林展對罵瞭起來,最後,脾氣暴躁的林展對我動瞭手。

  剛開始,那個鬼就任由著林展打我,後來覺得差不多瞭,這才控制我的身體將林展給砸死瞭。

  “原來你當時是被鬼上身瞭,並不是因為薛美當時抓住林展,才給瞭你反擊林展的機會。”我恍然大悟,繼續說,“既然如此,林展,你有什麼理由去折磨人傢薛美呀?你應該去折磨那個乞丐,那個乞丐才是罪魁禍首!”

  “我知道啊,可是那個乞丐會點兒邪術,我根本就不是它的對手。”林展苦惱地說。

  “你自己不是它的對手,你和小漫聯手力量就翻倍瞭,肯定能打敗那個乞丐。”金瑜說。

  “對呀。小漫,你就原諒我吧,我錯瞭。我發誓,從此以後我會絕對相信你的!”林展說完,“撲通”一聲跪瞭下去,抱著路漫的大腿央求道。

  “小漫,你就原諒他吧,易求無價寶,難覓有情郎啊!”金瑜說。

  “好瞭好瞭,都過去這麼久瞭,我的氣也消瞭,就原諒你吧。”路漫說。

  林展聽瞭,高興得一跳而起,抱住路漫就是一頓狂親。

  金瑜一看形勢大好,趕緊腳底抹油,溜瞭。

  金瑜以為自己終於平安無事瞭,一路哼著歌兒往學校走。可她才走到公園門口,就被一個乞丐攔住瞭。

  “姑娘,你還記得我嗎?每次你到電影院看電影,都會給我一塊錢零錢的。”那個乞丐拉著金瑜說。

  經那個乞丐這麼一說,金瑜想起來瞭,還真有這回事兒。她吃驚地說:“原來路漫害死的乞丐是你呀!”

  “沒錯,她沒愛心,不僅不給我錢,還害死瞭我,所以我就將她給整死瞭。你是個有愛心的姑娘,現在你能給我一點兒值錢的東西,讓我變得越來越強壯嗎?”乞丐問。

  “什麼東西?”金瑜問。

  “你的命!”乞丐陰笑著說,張開雙手就掐向瞭金瑜的脖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