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鐵鬼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久草免费福利资源站在线观看_久草免赞视频在线观看_久草热8精品视频在线观看

    這天,刑警王清在乘地鐵時碰到一件怪事:王清辦完一個案子,天已擦黑,他進瞭站臺正在等車,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朝他走過來,她在王清身邊停瞭片刻,突然問:"你是警察嗎?"王清看她穿的制服,知道她是地鐵站的工作人員,就笑瞭笑,反問道:"我這身警服不像真的嗎?"
    那工作人員害羞地一笑,王清看她胸口掛的工作牌,姓韓,就問:"小韓嗎?有什麼事,盡管說。"小韓這才聊起一件不可思議的事:
    就在上個月,一天早晨,小韓打掃站臺時在角落裡發現瞭一條手絹,撿起來打開一看,上面竟然沾染瞭血跡,她心中一驚,想,誰亂扔擦傷口的手絹啊。中午閑著沒事,她就和同事提起瞭血手帕的事,沒想到,一個同事竟吃驚地表示,這樣的手帕她也撿到過!就在頭天晚上,這同事在空無一人的車廂裡擦地,突然發現椅子下面有一攤血,邊上丟著一條手帕,那血跡還很新鮮。她當時就嚇瞭一跳,趕緊打電話問鄰近幾個站臺值班的人,卻沒發現有誰受傷瞭。
    同事們聽瞭,都有些害怕,這時一個年輕的地鐵司機走進休息室,搭話瞭,他說還有更可怕的呢:就在不久前,他上晚班,開最後一趟車,從這一站開出去沒多遠,透過駕駛室玻璃,他隱約看到有個人影在軌道上跳動,他心裡一驚,正猶豫是否要制動,列車速度已經提瞭上來。那黑影子閃瞭一下,直接就朝駕駛室的窗玻璃撲來,他來不及反應,下意識地縮瞭下頭,過瞭幾秒回過神來,發現玻璃沒有破裂,列車依然平穩地運行著。等到瞭終點站他還沒緩過來,也沒敢和別人說。小夥子講的這個經歷更令人恐懼,講完後一屋子人鴉雀無聲,小韓更是嚇得直往小夥子身後靠,說再也不敢上晚班瞭。
    旁邊一個上歲數的檢修工不太信這些事,就讓小夥子拿出證據來,要不就別瞎說。小夥子急瞭,發誓自己說的都是真事,憋紅瞭臉就和檢修工吵起來瞭,最後小夥子逼急瞭,說:"地鐵裡就是有邪物,你不是要證據嗎?那個穿紅衣服的女人大夥都看見過吧,穿著紅裙子、下面看不到腳的那女人。"
    小夥子一提到穿紅衣服的女人,大傢立刻都安靜下來,因為最近確實有個穿紅衣服的女子,經常一言不發地在站臺上走來走去,過瞭幾趟車都不上。她的裙擺很大,也看不清她是走還是飄。見一提紅衣女人,大夥都不做聲瞭,小夥子很得意。
    小韓聽瞭小夥子的話,更加害怕瞭,這個紅衣女子,上星期她也看到過。今天又輪到小韓值晚班,她實在不想再碰到那個恐怖的女人,也不想再撿到什麼血手帕瞭,剛才她見王清是個警察,就突發奇想,想請他幫忙。小韓問王清:"警察能管這類東西嗎?能不能捉到她?"
    王清聽完小韓的敘述,已經錯過三趟車瞭。他問小韓,那紅衣女人一般什麼時候出現,小韓說一般是最後幾班車出現。王清說好,反正自己的事也辦完瞭,就陪小韓等她出來。
    小韓一聽,像遇到瞭救星一樣,特意給王清搬來張軟椅,讓他坐下。王清也不說話,拿過報紙看起來,耐心地等著神秘的紅衣女子出現。遺憾的是,直到最末一班車駛過,也沒發現什麼紅衣女子,看來這個謎底暫時無法解開。
    第二天下班,王清應約再一次去那站臺等候,幾位工作人員熱情地給他倒上熱茶。一趟又一趟列車駛過,百無聊賴中,王清倚著墻打起瞭盹,迷糊中聽到一陣零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,他立刻睜開眼,隻見小韓慌張地跑過來,低聲地說:"她來瞭!她來瞭!"
    王清馬上站起來,隻見一個穿著紅色長裙的女子面無表情地一步一步走到站臺前,她大概三十歲左右,臉色煞白,沒有血色,一襲紅裙隨風擺動,甚是詭異。不過,裙子擺動的瞬間,王清發現她還是有腳的。
    王清鼓足勇氣,慢慢跟瞭過去,仔細打量起紅衣女子,隻見她直挺挺地靠在墻邊,一動不動。忽然,王清發現一個細節,她的手腕上似乎有未愈合的傷口,腕上系瞭一條手帕。
    觀察瞭一番,王清走回來問小韓:"那天你撿到的血手絹,還記得是什麼樣子嗎?是不是有碎梅花圖案,上面的血跡是不是一個交叉的十字形狀?"小韓吃驚地說:"沒錯,是梅花圖案,血痕是十字狀,你怎麼知道的?"王清笑笑,說是猜的。
    這時,黑暗的隧道裡有瞭光亮,車就要進站瞭。突然,紅衣女子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,她一把拽下脖子上的項鏈,扔在地上,然後向車進站的方向走去。王清大喊一聲:"別動!"追瞭過去。紅衣女子略微遲疑瞭一下,反而沿著站臺向列車迎面沖去!
    王清一邊大叫著:"快攔住她!"一邊從原地飛撲過去,在半空中一把抱住那女子,順勢滾倒在站臺上,列車呼嘯著擦身而過。
    這時站臺上亂套瞭,工作人員一起幫王清把這個紅衣女子帶進瞭辦公室。王清問她為什麼在地鐵內自殺,女子的眼神有些呆滯,語無倫次地反復說著:"不等瞭,不等瞭……"
    到此時,紅衣女鬼的謠言已經告破,這女子看來不過是個普通人。不一會,女子的傢人聞訊趕來瞭,她的老父把王清拉到一邊,告訴他其中的曲折故事:
    這女子以前上班都乘坐地鐵,在地鐵上總能遇到一個男子,一次兩人攀談起來,不久就相戀瞭。可就在婚禮的前一個月,小夥子到外地出差遇到瞭車禍,重傷不治,幾天後死在瞭異鄉。小夥子彌留之際,對趕去的傢人說,未婚妻有心臟病,怕她承受不瞭這個打擊,希望先隱瞞一段時間。
    雙方老人一合計,就告訴女子,她愛人緊急公派出國瞭,走得匆忙,沒留下話。這個謊言維持瞭一年多,女子不安地追問所有人,出國為什麼也不打個電話回來,大傢都婉轉地說,男人在外面可能變心瞭。女子很生氣:即使變瞭,也該大大方方回來告訴她一聲呀。此後傢人多次給她安排相親,她始終沒動心。
    紙包不住火,一天,女子終於得知,那個她苦苦等待的人,其實早已不在瞭。雖然這麼長的時間沖淡瞭思念,但她還是無法接受,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:高興的是男友始終如一地愛著她,從未改變;難過的是,她再也沒機會等到他瞭。
    她的心臟雖然承受住瞭這次打擊,但精神卻沒有承受住,患瞭輕微的精神疾病。她經常穿一身紅衣服,戴著他送的項鏈,在他們初次相識的地鐵裡,翻來覆去地從頭坐到尾,後來病情加重,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瞭。前一陣子,傢人發現她回來後,手腕上有十字形的割傷,問她也不答話,傢人就看得比較緊,哪知今天她又偷偷溜出來,造成瞭今晚的一幕。
    聽瞭這段故事,王清無言以對。原來,地鐵裡連續撿到的血手帕,就是這女子在地鐵裡幾次割腕自殺,後又清醒過來,自己用手帕擦拭傷口後扔掉的。
    幾天後,王清去找那個愛講鬼故事的地鐵司機,因為事實證明,紅衣女子和血手帕的事隻是誤會,地鐵裡根本沒有鬼,那小夥子為什麼要編造那些離奇恐怖的故事呢?
    王清穿著便服在休息室悄悄地坐下,見一群人正圍著那年輕的司機,聽他講述新的遇鬼經歷,而小韓則驚恐地依偎在小夥子懷裡,緊緊攥著他的手。突然,王清明白瞭,他撥開眾人,把那個年輕的司機拉到一邊,輕聲說:"既然女孩已經追到手瞭,就別再講這些故事瞭,再散佈謠言,可就算擾亂公共秩序瞭。"
    小夥子的臉騰地紅瞭,他承認,自己無非是想制造些恐怖氣氛,找借口晚班後送小韓回傢,在和同事的爭論中,他無意地提到瞭那個怪怪的紅衣女子。不過,沒有小夥子的提醒,也就無法及時挽救那想自殺的紅衣女子,也許一切冥冥中都有安排吧。
    這時,小韓走過來和王清打招呼,王清看著他們,笑瞭笑,啥也沒說。是啊,除瞭祝福他們,他還能說什麼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