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枝玫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
  • 来源:久草免费福利资源站在线观看_久草免赞视频在线观看_久草热8精品视频在线观看

一般人手裡都存不住錢,有瞭點錢就想換成看得見摸得著的、實實在在的東西。小美也不例外,她在恒通貿易公司做的時候,手裡存瞭一點錢,於是把手裡的錢換成瞭看得見摸得著的兩室兩廳。結構好,采光好,側面毗鄰一個小小的人工湖,從窗口看出去,風光優美。朋友和同學去她傢派對,嘖嘖地稱贊她能幹,這麼年輕就買瞭樓,她聽瞭就有些飄飄然。

收拾新居的時候,小美意外發現屋角有一隻七彩的玻璃球,她拿在手裡把玩,不小心掉在地上摔碎瞭,碎片亮晶晶的一地,陽光照在碎片上,反射出來的光束刺得她眼睛生疼,然後意識就停頓下來……

那天晚上,她是派對的主人,穿著漂亮的黑色低胸裙,在朋友中間應酬自如,同學和朋友一幫,年輕人聚在一起自然會很瘋,喝瞭香檳又喝紅酒,然後唱歌、講一些葷段子和笑話。

她也喝得有些大瞭,腳步踉蹌地在廳裡走瞭一圈,忽然看見角落裡有一個年輕人,獨自在喝酒,隨意地穿著鐵灰色的棉佈褲子,灰色的高領毛衣,很憂鬱的樣子。她覺得有些面生,一時想不起他是誰。小美穿過人群,走到他面前說:晚上好!他抬起頭來看小美,眼睛像一潭冷冷的湖水,看她的時候有絲絲的涼意。小美不禁打瞭寒戰,問他:你是誰?

我是李易,你不記得我瞭?我是你小學時的同學。

她拍著腦袋,恍然想起的樣子,隻是不想讓他覺得太難堪。其實她什麼也想不起來。

午夜過後,很多人都散去瞭,留下一片狼藉的客廳,李易卻並不曾走。燈影之下他從懷裡變戲法似的掏出一枝玫瑰,遞到小美的眼前說:送給你的。

小美接過來驚喜地問:哪裡來的?

李易說:我前世就采到這枝玫瑰,想送給你,卻一直不曾找到你。

小美當他說笑話,於是調侃道:我們前世就認識嗎?

當然,有一回發大水把我們沖散瞭,從此我再沒有找到你。今晚,我在那麼多人中見到你,所以我來瞭,你跟我一起走吧?

去哪裡?

他說:去很遠的地方。

你真幽默。小美笑。

第二天晚上,小美在睡夢中隱約聽到敲門聲,起床開門一看,竟是昨夜的李易。她驚訝地問道:你怎麼來瞭?

我正好從你樓下經過,上來看看你。他說著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枝玫瑰遞給她。

她接過玫瑰,深深地嗅瞭一下,濃鬱的香味沁人肺腑,她把這枝玫瑰順手插到昨天夜裡插玫瑰的瓶子裡。玫瑰的花瓣濃重血紅,晶瑩欲滴。

男人輕輕地把她摟在懷裡,小美感覺到他的手冰冷冰冷的,像一塊冰在皮膚上滑過,她不想這樣的,但卻像受到蠱惑一般身不由己,綿軟無力。男人低下頭找到她的唇,深深地吻著,她感到一陣陣的暈眩。她和他整整纏綿瞭一宿。天亮時她醒來,迷迷糊糊地伸手摸瞭一把身邊,卻是空空如也,她一下子爬起來,使勁揉瞭一下眼睛,真的沒人。小美覺得自己有些可笑,隻和李易見瞭一面,便夢到和他幹茍且之事,自己是不是想那事想瘋瞭?

小美簡單收拾瞭一下去上班,穿過傢門口的林蔭道,然後才是繁華的街道,在一傢專賣早點的小店裡吃瞭一碗豆腐花。因為常常在這裡吃早點,所以跟老板娘很熟瞭。老板娘一邊往圍裙上擦著濕手,一邊說:這兩天怎麼沒來吃早點?

小美笑瞭,這兩天我在傢裡睡懶覺,沒上班。

老板娘說:不知道吧?這兩天發生瞭一件大事,就在咱這街口,一輛出租車撒野地跑,撞瞭一個小夥子,小夥子當時就不行瞭,送到瞭醫院。

小美低著頭喝著豆腐花,漫不經心地問她:有這事?心裡卻不以為然,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,這些馬路殺手,哪天還不制造點新聞?

老板娘惋惜地說:聽說小夥子就住在離咱這不遠的前街,聽人說他叫李易。

小美一口豆腐花沒有咽下去,噴瞭出來,嗆得一個勁地咳嗽,半天才說:你說他叫什麼?

老板娘遞過來一張紙巾說:聽人說他叫李易。

小美有些心神恍惚,他也叫李易?

怎麼,你認識他?

小美連忙搖頭說:不、不,我不認識。她裝作隨便的樣子問,你知道他住在哪傢醫院?

老板娘說:知道,就住在三院。

小美並沒有去上班,打瞭一輛出租車直奔三院。到瞭醫院,直奔護士臺,問護士小姐,一個年輕的護士說李易住在407

她奔著病房就去瞭,病房裡恰好沒人,她站在門口遠遠地望著3號床上一個年輕的男人,已經氣若遊絲,鼻子上插著氧氣管,不看則已,一看之下她不由大驚失色,那男人從被子底下露出的褲腳正是鐵銹灰的棉佈褲子,上身一件灰色的毛衣,與她在自己傢中遇見的男人一樣的穿戴,一樣秀氣的面孔。

小美倉皇地逃出醫院,踉踉蹌蹌地往傢裡跑去。她忘記瞭坐車,累得氣喘籲籲,一雙綿羊皮的小靴也跑掉瞭後跟。

回到傢裡,想到這兩天晚上莫名其妙夢魘一般不真實的情景,甚至還做瞭那事,她不禁瑟縮在床角上發抖。忽然想到今天晚上如果李易再來怎麼辦,她本想一走瞭之,可是離開這個傢,又能去哪裡呢?父母都在外地,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地飄在這個城市裡,能去哪兒呢!又一想: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,他都能找到這兒來,那我跑到別的地方他也一樣能找到。看來他並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。這樣一想,反而感到安慰,坦然地坐在廳裡等候他的到來。

北方秋天的夜晚是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,夜愈發顯得清冷無邊。小美正胡思亂想著,李易推門進來瞭,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一枝玫瑰遞給她說,你今天去看我瞭?那又何必呢?

小美說不出話來。

李易又說:我前世就認識你,我找你找得好辛苦。我終於找到你時,可是我們又將錯開今生。我要走瞭,再不看看你,就沒有機會瞭。

小美看他的臉,沒有半分的血色,但很真誠,就怯聲問他:你要去哪裡?

他說:去很遠的地方,可惜不能帶上你。他這樣說著,聲音就越來越遠。

小美坐在沙發上,覺得自己像做瞭一個夢似的,回頭看瞭一眼瓶子裡的三枝玫瑰,花瓣竟然變得慘白,沒有一點顏色。

隔天,她去老板娘那兒吃早點,老板娘神秘兮兮地說:聽說李易是前天晚上咽氣的,他好像有什麼沒瞭的心事,不肯咽下最後一口氣,所以很痛苦,真是可憐呢。

小美不語,心裡想:是瞭,那晚他就是來跟我道別的。

……

小美是在朋友們一片呼喊聲中醒過來的,朋友灌她涼水,掐她人中,好不容易把她弄醒,說她可能是中暑暈過去瞭,她隻是傻笑。本想把剛才昏迷中的事情講給朋友聽,可是又怕大傢不信,隻好作罷。

小美伸開手,手心裡還握著一塊玻璃球的碎片,在她的掌心裡,被陽光一照,折射出七彩的光。